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三章
    隋崇在机场接隋安,他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看上去很憔悴,但脸上依然挂着微笑,很自然的接过隋安的行李箱,“走,回家。”

     亲人就是如此,无论曾经发生过多少不愉快,时间久了,就容易遗忘,隋安看着隋崇瘦削的身影,抽抽鼻子,“恩。”

     一路上,隋安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隋崇很安静地开车,过往那些又浮现在心头,隋安想,就这么算了吧,或许隋崇真的有难言之隐呢?

     人越穷酸,就越没骨气,因为能抛弃的东西太少,所以尽管有一丝希望,也要牢牢握住。

     往年过年,隋安都是和柴莉莎一起过,今年缺了这个人,心里别提多不是滋味,人就是这样,等到失去了才后悔当初没有好好珍惜,柴丽莎在的时候,隋安还觉得很烦。

     “哥,柴莉莎有消息吗?”

     隋崇回头看她,“没有。”

     那个女人心气太盛,说走就走,连挽留的机会都不给。

     车子开到车库,隋崇拖着行李领着隋安上了楼,一推门进去,就闻到香喷喷的酱肉味,隋安放下东西,往厨房探头,关颖正在忙忙碌碌。

     穿着一身家居服,小脸干干净净,好像又回到了以前上学时的模样,挺好看的。

     隋安叹口气,“哥,你终是心软了。”

     肯让一个女人登门入室,那么证明她在隋崇心里的地位已经根深蒂固了吧,隋崇没有说话,把大衣脱掉,揉了揉她头发,“吃饭吧。”

     难得的,关颖对她很热情,吃过饭,也不用隋安帮忙收拾,隋崇帮她忙活着,两个人看上去也不像从前那样让人不舒服。

     她承认,她不喜欢关颖的,隋崇上学时就很出色,追他的女孩特别多,关颖真的一点都不出挑,但数年之后的今天再来看,关颖却是对隋崇最好的。

     隋安不想破坏这气氛,所以很早就回房间休息。

     刚打开手机刷开微博,薄宴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薄先生。”

     “到了吗?”薄宴问,语气难得的柔和。

     “已经吃过饭了。”隋安钻进被窝,“薄先生晚上吃了什么?”

     “没吃。”薄宴转动方向盘,车停在路边,点了一支烟,“老头子在发脾气,我出来躲一躲reads;。”

     隋安微微一愣,随即笑开,“原来薄先生也有怕的人。”

     “你胆子越来越大了。”薄宴吸了一口烟,在空中吐出一个圆滚滚的圈,“什么时候回来?”

     隋安捏着手指算了算,“过了初二吧。”

     “不行,初一我就派车去接你。”薄宴的语气十分强硬。

     初一不就是后天,“薄先生,我想在家多待几天。”不想那么早就回去伺候他,隋安弱弱地说,“我一年也回不来几次。”

     “前段时间不是刚回去过?”薄宴语气沉了下来,“再说你哥和他女人过年,你在中间当什么电灯泡?”

     薄宴什么都知道,隋安撇了撇嘴,“你一直在调查我家?”

     “我在照顾你的安全。”薄宴冷声。

     他是一个谨慎的商人,不知道隋安的底细,怎么会轻易把她留在身边?而且,他也不希望她再遭遇上次那样的事。

     隋安咬咬唇,“我没有别的意思,薄先生不要误会。”

     “我误会什么?”薄宴冷下声,“你跟我在一起一直在戒备什么,我能吃了你?”

     “……”不是一直在吃吗?

     薄宴叹口气,“我不会害你。”

     或许他想说的是我会保护你,出口的却是我不会害你,看上去差之毫厘,实则谬以千里。

     挂了电话,隋安出门洗了个澡,然后钻到屋里睡觉,因为关颖在这里的原因,她到底是觉得不方便的,所以早早躺下,不去打扰。

     隋安躺在床上开始刷微博,汤扁扁在微博上依然很活跃,过年放假没有回家,跑去墨尔本度假,上传了几张照片,穿着比基尼,手腕上挽着一个黄头发蓝眼睛的外国帅哥,嘟起嘴唇做亲吻状。

     看来这女人又活过来了,想起那天冻成狗的样子,再看看今天的潇洒,判若两人,即使她们相识多年,隋安也分不出哪个真哪个假。

     汤扁扁发来私信,“怎么样,我新男友。”

     隋安回,“比之前的还帅。”

     汤扁扁发来一个傲娇的表情,“重要的是活好,外国男人的size,你懂的。”

     隋安回,“汤扁扁你玩够了记得回家的路。”

     汤扁扁回,“我要是遇到我们薄总那样的男人,我也死心塌地的,隋安,不是每个女人都像你一样命好。”

     隋安看了一眼,果断按了黑屏。

     原来,在别人眼里,她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这真是颠覆了她的世界观。

     蒙上被子有点缺氧,刚要起身喝杯水,门外,关颖问了一声,“隋安,我可以进去吗?”

     隋安立即拢了拢头发,坐起身,“进来吧。”

     关颖端着一盘切好的水果走进来,穿着睡衣,“看着你屋里灯还亮着,我给你送点水果过来。”

     隋安接过,有些不自然,“谢谢。”

     “隋安,我想跟你谈谈。”关颖坐在床边,理了理领口,领口下隐约能看到那脖颈上盛开着的玫色花朵,不十分明显,却还是被隋安一眼就捕捉到reads;。

     隋安微笑,“你想谈什么?”

     关颖抚了抚平坦的小腹,“我怀了你哥的孩子。”

     隋安微微一愣,她的小腹还平坦得一点看不出来,想必就是这一两个月的事情,隋安微笑,“恭喜你。”

     “你哥打算过完年就办婚礼。”关颖紧紧地看着她,像是想从她脸上看出什么表情。

     隋安心思转了几回,“既然如此,我更该恭喜你了,这么多年你终于达成心愿。”

     女人淡笑,“我希望,你好好跟着那个薄总,再也别回来了。”

     她说完,认真地盯着隋安看,隋安这才明白她心里的想法,不知道为什么,这女人一向不喜欢她,她的话,深深地,让隋安感觉到了无比的尴尬和难堪,隋崇要结婚了,她的确就是个外人,这里不欢迎她了。

     隋安苦涩一笑,“还没进门,就想赶我走了?你这个嫂子岂是不是太不客气了?”

     “我是个孕妇,做事多少要为孩子考虑,所以请你谅解,你也知道,你们家和隋崇的恩怨……”关颖的话说得很隐晦,欲言又止的样子让隋安心里一紧。

     “你什么意思,什么恩怨?”隋安皱眉抓住她。

     “没,没有……”关颖抽回手,神色不太自然。

     “关颖,你总是这样有意思吗?”隋安了不得人总是这样,“你如果有话不如都跟我摊开了说,你不高兴见到我,给我个合理的理由,我不会再出现。”

     关颖笑了笑,握住她的手拍了拍,“这个年在这里好好过,我希望你哥开心。”

     隋安无奈,她知道关颖什么都不会说。

     她只好点点头,隋崇有个归宿,也是她的心愿。

     他们这对兄妹,总不能都漂着,她自己不争气做了薄宴的情人,隋崇决不能不好,他应该好好过日子。

     关颖达到目的就出了门,隋安钻到被窝里,心里免不得酸涩难受,突然有那么几秒钟竟有点想念薄宴,至少薄宴那里暂时是接纳她的。

     第二天就是三十,一大早小区里鞭炮声就噼里啪啦地响起来,十分热闹,隋安很早就被隋崇叫起来,出门跑步,兄妹两人难得一起运动,心情总是不错。

     隋崇跑得快,总是站在远处等她,这场景和小时候一模一样,隋安现在工作了,更不愿意运动,体力比以前更差了,隋崇忍不住摇头,“还是这么菜。”

     “是你跑得太快。”隋安不服气。

     隋崇见她跟上来,转身又加了速,“等等我啊哥。”隋安在后面喊。

     隋崇回头朝她招手,“快点跟上来。”

     “等等我,别跑那么快。”隋安双手撑着膝盖,喘着粗气,隋崇不得已停住脚步,又跑回来,“就这么点力气?”

     隋安直起身摇头,“不如从前了。”

     隋崇揉揉他头发,伸出手臂把她整个人都提起来,“怎么样?”

     隋安悬空几秒,笑得不行,“想不到臂力不错嘛。”

     “怕你笑我瘦弱reads;。”

     上高中时隋崇很瘦,每次隋安累了,想让他背她,都于心不忍,那时候总是在他耳边唠叨男人不能这么瘦。

     隋安忍不住又笑,“居然这么记仇。”

     “以前的事,我很少忘。”

     他把她放下,她立即把重心都转移到他肩膀上,“这回我可不会舍不得欺负你了。”

     隋崇指着不远处的咖啡店,“过去歇歇。”

     两人在咖啡厅里坐下,隋安要了杯水猛灌,隋崇夺过水杯,“刚跑完怎么就喝得这么急!”

     隋安整个人摊在桌子上,“这不是忍不住嘛。”她缓了缓又说,“哥,什么时候办婚礼提前告诉我啊,我给你包一个大大的红包。”

     隋安把双臂张开,划了一个比身体还大的方块,隋崇笑着摇摇头,“还没定。”

     “真的决定了就早点办吧。”肚子大了就不好看了,话说一半,意思已经很明显,隋崇抬头看她,目光沉沉的,然后偏头看向窗外,“不能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娶谁做老婆都无所谓,我的确不必再纠结。”

     隋安一愣,干笑一声,“这是什么话,嫂子听见不知要多难过。”

     隋崇微笑不语。

     又坐了一会儿,接近中午,咖啡店要提前结束营业,老板要回家过除夕,隋安和隋崇这才起身往外走,“爸爸怎么样了?”

     “最近还好。”隋崇给隋安推开门。

     冷风吹进隋安领口,隋安突然顿住了,一直埋藏在心里的话终于忍不住脱口而出,“哥,薄誉不是什么好人,他精神有问题,你最好不要和他做交易。”

     隋崇愣了愣,拍拍她的头,“我都知道。”

     有些事她想问却知道不该问,更知道他不会回答,可隋安还是忍不住去争取,“哥,我真不明白你,究竟什么事让你如此隐瞒我?我们兄妹之间非要有点秘密吗?我们以前可不是这样,难道因为你找到了亲人,就一切都变了?”

     隋崇沉默,“小安,有些事情,你知道了反而不好。”

     隋安咬紧牙,她转身迎上冷风,揪了揪衣领,“哥,你不告诉我,我只能自己查了,你是知道我的。”

     “你这固执的个性。”隋崇无奈地把围巾围到隋安领口,终是没有主动说出来。

     “哥,有件事我得告诉你。”隋安停住脚步。

     隋崇回头看她,“我也有事和你说。”

     隋安看着隋崇,“你先说。”

     “离开薄宴。”

     隋安只觉得围巾并没有多暖和,反而冷风还是钻进皮肤,冷得她发抖。

     隋崇又说,“这件事,你不需要再考虑了,你必须快点离开他,我送你出国读书?你不是一直很想去哥大?”

     隋安没有说话,当年想去哥大,是因为隋崇在那里,现在,她还去干什么,她哪都不想去。

     本想告诉隋崇她手里握着薄荨百分之十的表决权,但话到嘴边,却什么都不想说了。

     隋崇揉揉她头发,“告诉我,你会不会爱上薄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