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第二天隋安上班,整个上午都没有销售四部的人过来,中午食堂里也不见孙天茗的人影,小黄这回开心了,“姐,那个孙天茗估计以后见了我们得绕道走。”

     小黄是刚毕业的新人,不懂这社会上的事,以为孙天茗被隋安一个下马威就能给唬住,要真是那样,孙天茗可绝走不到今天的位置。但昨天饭桌上隋安的那点别人看起来不算什么的伎俩,在小黄这,那可真是太牛逼了。

     “在社会上混,要时刻动脑子。”隋安搅拌了下杯子里的咖啡,“社会中什么样的奇葩都有,并不是你尊重她,她就会尊重你,大多时候,她会把你对她的尊重当成你好欺负,上学的时候老师告诉你人要善良,心灵鸡汤上说微笑的姑娘运气不会太坏,事实证明,那都是放屁,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运气坏的姑娘也是笑不出来的。只有达尔文的那句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才是真理,懂得应变,该狠的时候千万别手软。”

     小黄听得眼睛都直了,“姐,你简直颠覆了我的人生观啊。”

     小黄大学毕业都二十四岁了,实际上跟隋安没差多少,但以她的阅历和隋安比起来,叫一声姐的确不亏。

     “你的人生观也可以从今天开始重新形成。”隋安背过身去,喝了一口咖啡。

     隋安今年二十五,却长着一颗三十岁的心,别人羡慕她,可她却心疼自己,无奈,哪个女人不想一辈子天真烂漫地活着?

     “姐,你谈过恋爱吗?”小黄凑过来。

     隋安警惕地退开一步,盯着她,“你问这个做什么?”

     “噗,不会吧。”小黄看着隋安紧张的神色,嘴里的咖啡差点喷出去,她拉着隋安的手臂,“姐,你真没谈过?我给你介绍一个。”

     “那个……”隋安一时有点接受无能,微笑着拿开她的小手,“我暂时还,没有谈恋爱的打算。”

     小黄已经不是第一个给她介绍对象的人了,隋安捧着杯子若有所思,她想起薄宴,她现在算是他的人,即便他对她没有任何感情,可是薄宴毕竟是个男人,只要是男人,就不允许自己的情人再和别人纠缠,更何况是相亲,太明目张胆了。

     “是我表哥,绝对一表人才,过年就从美帝国回来了,你就见一见吧?”小黄期待地问。

     隋安想,过年的时候和薄宴的合约到期,或许那时候真的可以,她如果能谈场正经的恋爱也是好的,去见爸爸的时候告诉他,他一定会高兴,隋安若有所思地晃了晃搅拌棒,“那,到时候再说吧。”

     “你答应了。”小黄乐得不行。

     下午销售四部的男助理来过一趟,送来一大摞文件,隋安挨个翻了几下,神色跟着沉了下去,她明明都已经把资料所需要囊括的内容列清楚了,为什么还是准备得这么不充分?她把文件往桌上一拍,“这些资料都不满足要求,需要重新准备。”

     男助理愣了,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隋经理,您说,什么?”

     隋安指了指文件上的内容,“资料不满足我们的要求,请你回去重新准备。”

     男助理摊开手,也有些怒意,“这些资料是我们部门几个女同志加班加点才整理出来的,您只看了几眼就断定不合格?”

     隋安抬头看他,“那还需要我看几眼?”

     以她的专业程度,看一眼足够了,不合格的地方,很明显。

     男助理显然是认为隋安故意找茬,语气相当不忿,“隋经理,如果您说不合格,我们自然可以回去重新准备,只是这中间要拖多久我是无法估计的,您做好心里准备。”

     哦,一个助理也敢威胁她了,隋安笑,“准备多长时间您尽可随意,只是如果耽误了我们最后出报告的时间,我不负责任,这个星期日周报上,我会向薄总说明情况,谁拖延时间,谁拖了后腿,别怪我没提前打招呼。”

     男助理无言以对,捧起文件走人了。

     小黄看了看嘭得一声合上的门,忍不住问,“姐,这不好吧?”矛盾很可能因为这一句话就激增,到时候怕是一发不可收拾。

     隋安没抬头,“认真工作。”

     小黄哦了一声,眼睛撇向小张,小张探过头来,“老大对待工作向来严谨,你慢慢就习惯了,而且,像销售四部这样的,不给点颜色瞧瞧就是不行。”

     小黄当然知道,可又担心孙经理那货不好惹。

     隋安却一个没事人似的,突然合上电脑,站起身,“我今天有事,你们该加班的自觉加班,不该加班的早点回去休息。”

     大家忙起身把老大送走。

     隋安心里一直惦记着薄宴说要带她参加私人聚会这件事,所以不敢怠慢,早早地结束工作,直奔总裁办公室,经过前几次,秘书们已经不再拦隋安,隋安走到办公室门口,刚要敲门,里面却传来说话的声音。

     “哥,你喜欢隋安?”男人声音很气愤,隋安知道,这人是薄誉。他回来了。

     “老头子的病情如何?”薄宴冷声问,像是没听见薄誉的指责。

     “你已经和她在一起了?”薄誉追问。

     “我问你薄焜的病情如何?”薄宴的声音又冷了几度,不急不沉的语气,莫名地就给对方造成压力。

     “已经稳定了。”薄誉的气势弱了下来,“在家里疗养一段日子,就能痊愈了,爷爷想见你。”

     “他想见我?他是想收拾我,我在国内,他鞭长莫及,开始担忧了。”薄宴说。

     “哥,你真的和隋安在一起了?”

     许久的沉默,薄宴终于开口,“没错。”

     “好。”

     在薄誉心里,一定很愤怒,可是他却只说了一个好字,隋安心里开始狂跳,不由得攥紧了手心。

     突然,门被推开,隋安抬头,迎面的正是薄誉,他看着她的眼神幽深而可怕,隋安心脏漏了两拍,退了两步。

     薄誉却突然笑了,原本僵硬的脸,突然温柔地笑,使得肌肉看起来有些扭曲。

     “隋安,我们又见面了。”他靠近她,站在她面前,脸颊贴近她,“这些日子,你有想起我吗?”

     他声音有如梦魇,隋安害怕地又退一步。

     “隋安。”薄誉笑容满面,他没有发出声音,可嘴型却异常明显,他还说了四个字,隋安险些跌倒。

     他说,你死定了。

     薄宴这时走出来,环住隋安的肩膀,“过来。”

     薄誉微笑着进了电梯。

     隋安被薄宴半拖半抱着进了办公室,门锁合上,隋安脸色惨白,这场戏她已经入了戏,她不想演,也得演下去。

     薄宴看了看她一身西装套裙,“晚上是私人聚会,你穿成这样子不行。”

     隋安还沉浸在薄誉那个眼神里,薄宴的话就没有听见,薄宴神色冷了下来,“你在我面前走神?”

     “没,没有。”隋安摇头,“薄总刚刚说什么?”

     “盒子里的衣服,换上。”薄宴指了指茶几上的盒子,隋安缓过神,目光落在上面,logo很特殊,猜测是设计师的高定,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件白色蕾丝长裙。

     薄宴喜欢这种风格的衣服,想必是喜欢清纯的女孩子,隋安臆测着,拿着裙子起身往外走。

     隋安身材高挑,很适合穿长裙,她样貌又好看,穿上白长裙应该会自带仙气,只可惜她受社会熏染,早无清新,所以看起来二分古怪三分不搭调。

     薄宴似乎不太满意,他只略扫了一眼,什么也没说。

     那是一家很高档的西餐厅,隋安跟着薄宴走进去,整个一层似乎都被包了下来,一对年轻夫妇已经到场。

     她们对薄宴很热情,薄宴却始终一张僵硬脸,像打了多肉毒杆菌,完全没有表情。

     隋安礼貌地和夫妇打招呼,坐在了薄宴旁边,薄宴不说话,隋安也不好多说。

     “阿宴,约你可真难,这都半年没见了,你也不想我。”女人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身材微胖,是那种非常会胖的一类女人,胖得匀称,腿细腰细,鹅蛋脸,皮肤白腻。

     只这么一句话,就让隋安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

     这是什么节奏,女人的语气是在一本正经地勾搭?隋安看看女人旁边的男人,男人好似没听见一样,埋头为女人切着牛肉。

     “最近公司很忙。”薄宴说,那模样就好像多说一个字,他会死一样。

     女人却不在意,笑容满面,“也是,老爷子不放心你,你把心思都放在工作上也理所应当。”

     薄宴坐在旁边切着牛肉,沉默了一会儿,女人又说,“阿宴,你女朋友可真漂亮。”

     薄宴回头看了一眼隋安,好像试图验证女人的话,随即说,“一般。”

     女人笑了,看向隋安,“阿宴要求一向高,你别介意。”

     隋安摇摇头,她能介意什么。

     “来时,阿誉也跟我提起他的女朋友,不会就是……”她目光略过隋安,飘向薄宴,小心地问道,薄宴脸色更加不好。

     “阿宴,你还没忘记以前的事吧?妤儿她……”女人话说到一半便适可而止地停下,不动声色地将一块牛肉放入口中,优雅地咀嚼,眼睛盯着薄宴。

     隋安直觉这个妤儿一定是薄宴的雷点,果然薄宴“啪”地将刀拍在桌上,这时男人尴尬地用手肘怼了一下女人,“你提这些做什么?”

     薄宴点燃一支烟,伸手揽过隋安的肩膀,“我女人很敏感,你在她面前提别的女人,她晚上会和我闹。”

     薄宴吐了口烟圈,自然得好像是真事儿一样,他回头看隋安,隋安微微张着一张小嘴,眼睛瞪成圆形,倒有几分可爱,薄宴吻上她的唇,轻轻那么啄了一下,隋安没敢闪躲。

     女人多少有些尴尬,“我以为阿宴你是个念旧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