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九章
    “所以,你一直在b市,没有离开过?”隋安突然有点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她心跳很快,“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为什么要躲着我?”

     薄宴冷冷地注视她,没有说话。

     然后他身后走出来一个女孩,自然地挽住他的臂弯,那女孩儿是candy,照片上的那个candy,很久很久以前微博上发现的那个candy。

     “你和她一直在一起?”

     薄宴盯着她,冷漠地盯着她,“还要进去坐吗?”

     隋安愣了愣,然后嘴角竟勾起弧度,“薄宴,你特么就不是个人。”

     她转身,努力让自己从容地离开。

     “妈妈――”童昕追上来。

     “我不是你妈妈。”

     隋安头也不回地甩开手。

     打人事件过去好几天,隋安一直都在找机会面试,只是都不太成功,sec之前的事在行业里影响还是很大的,心情有些抑郁,多亏了汤扁扁的闹腾,日子过得倒是不那么心酸。

     正郁闷的时候,隋安又接到了陈明仕的电话。

     隋安觉得,她必须把全身心投入到自己的事业中去了,其他一切都可以是浮云。

     见面地点是一个茶餐厅,喝下午茶的地方,点了两杯茶一些点心,陈明仕就开门见山了,他的意思是要投资和隋安一起办事务所。

     这事老陈已经不止一次提起了,隋安刚开始还有些惊讶,只不过细想下来倒也情有可原,sec这么多年一直是薄宴经营,陈明仕跟着薄宴顺风顺水,薄誉上来,想要换人也是有的,一朝天子一朝臣,先从财务下手比较稳妥。

     不得不说,陈明仕是个非常有价值的合作伙伴,他能提供的所有,正是隋安所缺少的,而且陈明仕是有备而来,早就准备好两套方案,想必事情已经谋划很久。

     隋安草草看了下方案,忍不住皱眉,“我们似乎距离成立事务所的标准还差很多。”尤其是老陈,在企业做了这么多年,会计师证早就非职业了。

     老陈摇头,“这方面你放心,我有办法搞定。”

     隋安认真地盯着他,“老陈,办事务所可不是过家家,你真的有办法?”

     “当然有,也必须有。”老陈喝口茶,“而且,我还要介绍一位合伙人给你认识。”

     “是谁,我认识吗?”

     “时砜。”陈明仕意味深长地看着隋安,“就是之前要介绍给你做男朋友的。”

     隋安愣了愣,想起刚认识老陈时的确有这么一回事,忍不住开玩笑,“看来缘分到了,躲都躲不过。”

     陈明仕笑眯眯,“事业上成为合伙人,在生活上也努努力就更好了。”

     汤扁扁晚上回来的时候心情很低落,这不像她的性格,隋安把菜端上来,汤扁扁坐下就开吃,一句话都不说,那吃饭的样子就跟三天三夜没吃饭一样。

     隋安看着她狂风扫落叶似的吃法,“你今天这是怎么了?”

     汤扁扁咽下嘴里的饭菜,“被薄誉那丫的虐了。”

     隋安好奇,“发生了什么事?”

     汤扁扁放下筷子,“此薄总非彼薄总了,最近公司里好多领导纷纷辞职,我们这个薄总心情不是很好,所以我们这些伺候他的人当然得小心。”

     隋安称了碗汤给她,“公司里不是说薄誉人很好吗?你们干嘛怕他?”

     汤扁扁撇撇嘴,“那是没见过他可怕的样子。”

     隋安心里一动,“他可怕的样子?”

     汤扁扁喝了口汤,“你说,我们薄总是不是真的是精神病啊?你说他的病会不会又犯了?”

     汤扁扁的话绝对成功地勾起了隋安的好奇心,“怎么说?”

     “今天中午同事们都去食堂吃饭,我忙着印下午开会的文件,就没有去,谁知薄总也没去,然后我听见他在屋子里说话,开始我以为是打电话,可是我把文件送进去的时候却发现,他就站在门口,背对着门讲话,我当时推开门,他就站在那里,吓得我快尿了。”

     隋安微微皱眉,“这件事你跟别人说过吗?”

     “我哪敢说?我不想干了吗?”汤扁扁拍了拍胸口,“你不知道当时薄总回头看我的眼神,我看到他的脸颊在抽搐。”

     隋安摇摇头,“以后你小心点。”

     汤扁扁吓白了脸,“哎呀完了完了完了,”汤扁扁魂不守舍地起身往沙发上走,四仰八叉地一躺,“我得罪了老板,我得罪了我老板?”

     隋安看着她还剩了半碗米饭,“你不吃了?”

     汤扁扁已经完全听不到她的话,“我特么得罪了我老板啊。”

     自从上次见了薄宴,隋安就不想知道薄家的事,甚至刻意将薄家的事屏蔽掉,草草地收拾下去,来到沙发上发了一会儿呆,然后拿起陈明仕给她的文件。

     汤扁扁翻了个身,“这是什么?”

     隋安递给她一份,汤扁扁看了几眼,正式地坐起身,“你要当老板了?牛逼啊。”

     隋安翻了几页,“只是初步想法,还得谈,说不准的,办事务所可是那么容易的事?”

     “你看我能给你干点什么?”汤扁扁整理整理头发,“你看我给你当个财务顾问,或者审计助理怎么样?”

     隋安挪了挪位置,懒散地靠在沙发垫上,“你不适合太高智商的工作。”

     汤扁扁不气馁,“老板,赏口饭吃吧,外面的世界不好混啊,工作不好找。”

     隋安扫她一眼,“你怎么说也是q大毕业的,你要说工作不好找,别人还怎么混?”

     汤扁扁皱眉,“你不知道大学毕业生不好找工作吗?你不知道中央出台的文件,都开始命名为什么什么解决农民工和大学毕业生的就业问题了吗?没准农民工都比我好找工作,我真不是歧视农民工叔叔们。”

     隋安笑,“倒是有个位置适合你。”

     “什么职位?”

     “前台接待。”无论是容貌还是勾搭人,哦,是招待人的本事汤扁扁都具备啊,隋安越看越满意。

     汤扁扁却不满,但还是问,“你给多少工资?”

     “这个数。”隋安伸出五个手指,五千。

     汤扁扁终于忍无可忍,“喂喂喂,拜托你睁开你的眼睛,好好看看我这张脸,漂亮成这样,怎么也得月薪过万吧。”

     隋安瞪了她一眼,“这个数还是考虑了你的脸之后的结果,如果光看脑子,大概也就,也就这样?”隋安伸出两根手指。

     汤扁扁一个抱枕砸到她头上。

     第二周的周末,隋安如约而来,地点还是那间茶楼,陈明仕和时砜已经到了,隋安还没走过去,时砜已经站起来伸出手,“时砜。”

     美国工作十年的时砜看起来仪表堂堂,穿着昂贵西装,衬衫袖扣精致,,一看就是个十分讲究的人。

     隋安大方地伸出手,“我是隋安。”

     时砜点头,“隋小姐比照片中还要漂亮。”

     “照片?”她把目光转向老陈,老陈连忙笑,“早说过要介绍你们认识,所以就把手机里的照片发给他了,小隋你不会介意吧。”

     说介意是不是太小气了,隋安只好摇摇头,“时先生也比想象中要好。”

     时砜微笑,“隋小姐想象中的我是什么样子?难道是个戴着金丝框眼镜的古板男人?”

     “学金融或者财务的男人不都是这个样子?”她挑眉,“不过,你确实是个例外。”

     大家入座,隋安叫了杯一样的茶,开始谈合作的事,隋安把能想到的所有问题都提了出来,本以为她已经做到无可挑剔,可隋安想不到的是,时砜仅用了五分钟快速地浏览了两份文件,就轻松补充了三点意见,而且见解独到,思路新颖,隋安作为一个女人的细腻都没有发现的问题,时砜居然能够短时间内把问题指正出来,还能一针见血,可见不简单。

     老陈把她们提出的建议都记录下来,事情辅一谈完,他就说要先走,临走时,还突然拍拍脑门,“看我这脑子,我最近要出差,时砜你没事,方案的事你就多费心,要多和小隋沟通。”

     然后他还朝时砜使了个眼色,他略浓黑的眉毛像是毛毛虫一样贴着,隋安忍不住笑,“老陈,才说好要你做,这就偷懒,以后可不好合作。”

     陈明仕笑眯眯,“你们年轻人就多分担点,和老年人比什么。”临走时拍拍脑门,“外面在下雨,时砜你可记得送小隋回去。”

     隋安摇头,这个陈明仕,话里话外都在撮合她们两个,是不是有点太刻意了?

     于是他走后,隋安就觉得坐着非常尴尬,也说要走,时砜结了账,让她站门口等他,他把车子开到门口,她才上车。

     车子里氤氲着雾气,雨刷缓慢地摇摆,“隋小姐,我和老陈是多年的挚友,老陈很喜欢你,所以才想撮合我们,你别介意。”

     隋安摇头,“老陈是个不错的人。”

     说完,又沉默了下来,两个人一度陷入无话可说的尴尬,时砜只好找话题,“隋小姐对在国内的事务所有什么看法?”

     互相不熟识的人,努力在找一个共同话题,大概就只能谈工作了,隋安对于这个倒是可以侃侃而谈,以至于,都快到家了,她们还没有聊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