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二章
    第二天隋安就来了例假,薄宴心情不太好,大概是他付出的那些精子们前赴后继地扑街是一件很惨痛的事情。

     但事实就是这么让人无法直面,隋安没有怀孕。

     索性股东大会召开在即,于是乎,薄宴带着隋安离开了小岛,去医院检查身体。

     两天后,医院的检查结果出来了,结果显示,薄宴不行。

     这对薄宴来说,应该是个沉痛的打击吧,平时都横着走的薄宴居然生不了孩子了?哇塞,劲爆。

     但这么劲爆的消息,隋安作为一个资深八卦,怀揣着激动的心情,生生地把事情憋在了心底,她不敢告诉任何人,甚至不敢发微博告诉那些陌生人。

     隋安很郁闷。

     薄宴最近对她还算可以,她这么幸灾乐祸,是不是太没良心了?可这心里就是忍不住嘛,忍不住想笑出声来。

     薄宴瞪着隋安,“你看起来好像很开心?”

     隋安摇摇头,无辜地眨眨眼,“薄先生您都这样了,我怎么可能还笑得出来。”隋安端着一张严肃认真的脸,极其想要表达她此刻并没有很开心的心情。

     薄宴冷冷地看她一眼,“欠收拾了?”

     隋安眨眨眼睛,从沙发上跳起扑到薄宴怀里,“薄先生,我知道您心里一定很难过很难过,我不知道怎么安慰您,可是,请您相信我,我一定会好好陪着你,我相信只要我们坚持治疗,一定能好起来的,相信我。”

     她仰着小脸,认真地盯着他的眼睛看,薄宴抬手捏住她两边脸颊,然后推出半米,“隋安,你的戏真烂。”

     隋安又眨眨眼睛,“薄先生,我是认真的。”

     薄宴把她又拉回自己怀里,“笑够了吗?”

     隋安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

     “不能生也没什么不好。”薄宴放下手。

     然后摘下腕表和领带转身丢给她,“领带送去清洗,腕表放到衣帽间。”

     隋安腮帮鼓了鼓,狐疑地看着薄宴,不能生真的无所谓?

     怎么有点诡异?

     然而某方面很单纯的隋安是不会想到,老奸巨猾的薄先生将来会如何算计她。

     “放到哪个位置你知道吗?”薄宴指着她怀里贵重的腕表,隋安点点头。

     薄宴又说,“虽然我不能生,可并不影响我作为一个男人的行动力。而且,今后连那个都省了。”

     “什么那个?”

     “你最爱的那款杜蕾斯,装什么傻?”薄宴满意地看到隋安脸上惊讶的表情,然后转身上楼了。

     “我什么时候说最爱的是杜蕾斯了?”隋安气鼓鼓。

     “那你喜欢什么,我买给你。”

     “薄先生,薄宴。”

     “隋小姐,隋小安。”

     隋安对视上薄宴的眼睛,然后泄了气,转身去更衣室。

     然后,你想知道然后?然后隋安当然是被薄宴吃干抹净,此处黄暴,省略一万字。

     嘿嘿嘿。

     第二天隋安被迫很早起床,因为要给薄宴送一份文件,似乎非常紧急,薄宴很少落东西,这也让隋安不自觉得感到一丝紧张。

     隋安前脚刚踏进sec大门,后面陈明仕就追了上来,“小隋?”

     隋安顿了顿脚步,点头微笑,“好久不见啊老陈。”

     陈明仕走过来按了电梯按钮,“没想到还能在sec看见你。”

     隋安略微有些不自在,当初她是怎么离开的,陈明仕再清楚不过,隋安自嘲,“再进sec,我这心都快跳出来了。”

     老陈哈哈笑了两声,然后说,“你走后,很多后期事情都很难办啊,你们那个吴经理,只管话嘴上说得好听,实际工作总是拖后,耽误了不少时间。”

     隋安无奈,“实在不好意思,发生那样的事。”

     陈明仕意味深长地摇摇头,“这中间的事情很复杂。”还牵扯了薄宴和薄誉之间的争夺,他是个明白人,怎么能不懂,“你也是受害者,但你的表现很有担当。”

     没有受到白眼,还遭到表扬,隋安心里感激又感叹,陈明仕又说,“隋小姐现在哪里高就?”

     隋安有点尴尬,要坦白说至今没工作吗?要说她已经被薄宴完全包养了吗?当然不能。

     恰好这时电梯落到一楼,就把这个话题岔过去了。

     进了电梯,他到十楼,隋安按了顶层,陈明仕忍不住看了看她,隋安身上不自在,毕竟之前新闻上的报道太轰动,她和薄宴的关系大概已经是公开的事实,到底是有点抬不起头,她偏过脸,“薄总叫我来,要一份文件。”

     陈明仕没有理会她毫无存在感的解释,直接把话题又转了回去,“你业务非常好,不做这行可惜了,当时不应该冲动就辞职。”

     “多谢老陈的赏识啊,我辞职是必然的。”

     “有没有想过自己做点事业?”

     隋安一愣,“哪里是那么好做的?”

     “有些事就看你想不想做。”陈明仕目光灼灼地注视着她,“像你这样的年轻人,如果不干一番自己的事业,才华就要被埋没了。”

     隋安一听这话才认真地问,“老陈你是有什么想法吧?”

     电梯停在十楼,陈明仕走到门口,“这事儿还是约个时间,我们当面谈比较合适。”

     隋安郑重点头,“那等您电话。”

     来到薄宴办公室,他正在办公桌前看文件,隋安走过去把文件放到桌上。

     “怎么这么慢?”薄宴合上文件夹,口吻毫无客气。

     隋安皱眉,她亲自给他送过来的,他还这么多事,顿时语气不好,“路上堵车。”

     气氛微微有些不对,薄宴立即察觉,把文件扔到桌上,抬头看她,“过来。”

     隋安绕过办公桌走到他面前,“看过这是什么吗?”

     隋安摇头,薄宴打开文件给她看,“年终报告,已经最终审核通过。”

     隋安微微一愣,这意味着,股东大会就要来了,时间过的可真快,隋安顿觉心情复杂,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

     薄宴审视她,“你害怕了。”

     隋安立即摇头,“我没什么可害怕。”

     “你就是在害怕。”薄宴戳穿她。

     隋安对视他的眼睛,有那么一瞬间,很想承认她有点害怕,总觉得不会那么平静,薄誉上次来找他,似乎很多话都没有说。

     “薄先生还记得我们的交易吧?”

     “当然”

     薄宴认真地看着她,那种眼神是隋安看不懂的,隋安忍不住一抖,“薄先生,您不会算计我吧?”

     不会吗?不一定。

     他捧起她的脸,吻上她的唇。有些事情,今非昔比,他怎么可能轻易让她逃开,爱情和事业他一样都不能少。

     “你可以像我的家人一样叫我阿宴,或者其他亲昵的名字。”

     “阿宴?”

     “恩。”薄宴恩了一声,“很好。”

     隋安俯身看他,总觉得他的笑意透着阴谋,“阿宴这段时间对我这么好,不会是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而出卖自己的身体和色相吧?”

     薄宴一把拗住她的腰,她的试探令他不十分愉悦,“十分钟后开早会,你不要惹火。”

     “这里可是办公室,就算惹火,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不昨死就不会死,薄宴像摔文件一样把隋安撂倒在办公桌上,“试试看?”

     隋安连滚带爬到另一侧,抵着办公桌警惕地看着薄宴,“不想试。”

     薄宴整理了下衬衫和西装,拿起文件往外走,“在这里等我回来。”

     预计两个小时的会议,不知何故一直延长到中午十二点还没有结束,隋安坐在秘书室的办公椅里,玩着汤扁扁的粉色毛球状的笔帽。

     而汤扁扁作为秘书室里资历最浅,年纪最轻的小白,明显受到了压迫,大概每隔一会儿就会有上司过来,“汤扁扁,请把这个复印。汤扁扁,你把那个文件找一下。汤扁扁,动作快点。汤扁扁,连文件都不知道放在哪里你还有什么资格坐这个位置?再给你三十秒,找不到就拿着包到财务领钱走人。”

     隋安拿着杂志把自己的半边脸遮住,然后看着汤扁扁受尽欺凌,心里莫名地开心,这是幸灾乐祸心机婊本色吗?

     秘书室女上司戴着金丝边眼镜,淡色唇彩,紧身西装,看起来十分强势,汤扁扁平时那般性格,在她面前就跟个小鸡子一样,连头都不敢抬,嘴上还不住地说,“姐,你放心,三十秒足够了,我一定找得到,你先别急。”

     “不急?薄总正在开会,所有领导都在等着这份文件……”女上司声线不高,始终保持着优雅和专业,看起来却很凶。

     真是太凶残了,隋安想到了自己当年在吴二妮手下干活的日子,不过吴二妮还不如这个女上司,她至少不会算计自己的下属。

     汤扁扁埋头于桌上的一个又一个文件夹,女上司不断地抬起手腕看表,显然是心急如焚,“二十九,三十……”

     “找到了。”汤扁扁推了推眼镜,抬起头,笑得阳光灿烂。

     女上司瞪了她一眼,拿过文件查看,“把所有文件都重新归档,如果再出现这种情况,扣你三个月奖金。”

     “姐,都听你的,我立马就做。”汤扁扁继续保持微笑。

     女上司没吭声,转身快速往会议室方向走。

     汤扁扁摘掉眼镜,人整个摊在座椅里,表情苦不堪言,“我一个月挣这点钱容易吗,不但要伺候薄总,还要伺候各种领导,在上司面前也要低声下气,在同事面前和和气气,我……”

     隋安倒了杯水推给他,“你现在需要平心静气,你要知道,你现在多说一句,别人都会觉得你对领导有意见。”

     汤扁扁紧张地坐起身,扫了一眼四周,大家都在忙忙碌碌,打印机复印机敲键盘地声音此起彼伏,哼了一声,“谁敢打我小报告,我跟她没完。”

     “谁打了小报告还能通知你一声?”隋安摇摇头,“长点心行不?”

     汤扁扁叹口气,靠在椅子里转了一圈,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然后把椅子摆正,“你看到没,最近公司里的气氛就是这么诡异。”

     “什么意思?”

     “估计会议进行的很不顺利,薄总肯定又发脾气了,不然我上司怎么会这种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