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一章
    “薄副总,我想您一定是误会了。”隋安安试图抚他,“我和薄先生并没有……”

     “我饿了,”薄誉突然笑了,根本不听她的话,“你看哥哥准备的这地方,多好。”

     薄誉迫使工作人员把游艇驶向海面,厨师把牛排煎好,鹅肝都一一上来,薄誉又开了一瓶红酒,“这是从法国酒庄特地送回来的酒,哥哥真是费心了。”

     薄誉走过来拉开椅子,“隋小姐,请。”

     隋安没动,就被他一把拉过去推坐下去,腿都开始发软,“你到底想干什么?”

     薄誉已经开动,很细致认真地切牛排,餐桌上的每一样都浅尝一口,似乎吃得很满意,隋安却丝毫咽不下去,“你别玩了。”

     “不急。”

     薄誉又拿了块水果放进嘴里,他看了看旁边放着的大提琴,“隋小姐,有没有兴趣跳舞?”

     “我没有心情……”隋安话还没说完,薄誉已经起身,伸出手臂礼貌地邀请。

     隋安稍微迟疑,薄誉就把她一把拽起来,“薄誉,你干什么?”

     隋安推他,几次踩到薄誉鞋面上,她肮脏的沾满了砂砾的脚心刮花了薄誉的皮鞋,薄誉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你们都说我是疯子,可我真的没有那么疯。”

     越是这样,隋安越是害怕,“我们做笔交易?”她试图安抚他,如果他情绪不稳定,做出什么事都是有可能的。

     “怎么交易?”

     隋安急着说,“你先放了我,我手里的票投给你。”

     不管怎么样,她都不想再跟这个精神病待在一起,一分一秒都不行。

     薄誉摇摇头,眼里的神色隋安看不明白,他倾身到隋安耳边,“告诉你一个秘密。”

     隋安身子往后仰,躲开他的亲密碰触,“什么秘密?”

     “关于隋崇想要的那个文件。”

     隋安愣住,死死地瞪着他,“你在说什么?”

     “这么快就忘了?”薄誉走到桌前端起红酒杯,仰面饮尽,“blue.”

     他又倒了杯酒,红酒在杯子里轻轻激荡,“你不是一直在查隋崇,他为什么在疗养院当义工,查不出来吧?”

     “你,你究竟知道什么?”

     薄誉摇晃着水晶杯,“你看这颜色多漂亮,血红色。”

     隋安有点恶心。

     “今天太匆忙,文件没带来,不过没关系,我现在就带你走。”薄誉笑得瘆人。

     “去哪里?”

     “回b市,隋小姐,请你相信我,那份文件你要是看了,绝对不会失望。”

     隋安听不太懂他说的话,更不知道他是不是病情发作胡言乱语,可他提到隋崇,提到疗养院,提到那份文件,隋安的心就忍不住地乱做一团。

     他来这里,不是为了投票的事?只是为了给她看一份文件?

     薄誉的病是不是又严重了?

     隋安审视地盯着薄誉,薄誉还在认真地品酒,心情好像还不错。

     就在这时,游艇突然被猛烈撞了一下,隋安身子不稳跌到桌边,紧接着就是连续迅猛的撞击,游艇被撞得倾斜,隋安只能用力地把着桌腿,薄誉大概是一条腿使不上力的原因,单腿跪在地上双手无处着落,突然又是猛地一撞,椅子朝薄誉的手臂砸了下去,薄誉不得不闪躲,身子失去平衡,顺着开着的门滚出去。

     薄誉身子卡在游艇的栏杆上,隋安吓了一头冷汗,游艇渐渐平稳,隋安扶着门缓缓站起身,这才看见,对面另一艘游艇上,薄宴的身影。

     “阿誉,别来挑战我的底线。”他眉目冷峻,夜色里,看上去十分具有威慑力。

     薄誉踉跄着站起身,回头冲隋安笑了笑,“我就是来看看隋小姐,哥,你紧张什么?”他耸耸肩,“或者你的意思是说,你的底线,就是这个女人?”薄誉唇角的微笑更加邪魅,隋安忍不住倒吸一口气,退后一步。

     “听说股东们现在很支持你。”薄宴点了一支烟,静静地看着薄誉。

     “股东们眼里只有利益,只要给她们足够的利润,他们就妥协了。”薄誉笑了笑,“比起这个女人,更好对付。”

     他转身朝隋安走,隋安预感到不好,吓得往里跑,薄誉从后面一把扯住隋安的头发,往外拽她,隋安疼得眼前发黑。

     “你这个疯子,你别碰我。”

     薄誉手劲更加的重,半拖半拽着,“隋小姐,你别怕,我不会伤害你,我真的不会伤害你。”可他的手,却丝毫没有放松。

     “你给我住手。”薄宴怒喊。

     他的女人,他再生气再不高兴的时候,他都没舍得动她一根手指头,薄誉居然敢随便动手,他看着疼得不敢抬头的隋安,心脏狠狠地收缩了一下。

     “哥,你让我带她走。”薄誉笑着喊。

     “你做梦。”

     隋安头皮被薄誉扯得发麻,这时游艇又被猛地撞了一下,薄誉身子一晃,隋安趁机抬头狠命地咬他的手臂,薄誉疼得不得不甩开她。

     游艇摇晃得厉害,隋安被他甩开时磕到了腿,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往下滑,薄誉跟着她一起滑下来,“救我――”

     薄誉大喊一声,抓着隋安的腿两个人一起掉了下去,隋安连忙伸手抓住栏杆,低头往下看,深蓝色的海水在夜色下像是一个能吞没人的怪兽,薄誉拽着她的腿,只要她一松手,她们就会掉到海里。

     “你知道吗,我腿折了,没法游泳。”

     薄誉手指用力掐着她的小腿,还努力往上趴,隋安小腿痛得眼泪往外冒,抓着栏杆的手不断下滑。

     薄誉突然不动了,他惨笑一声,“跟我一起死吧。”

     隋安吓得半死,她拼命地蹬腿,想要踹开他,可想死的薄誉又怎么会轻易被她甩开,他用力一拽,栏杆顿时脱了手,隋安惊恐地下坠。

     “薄宴――”

     海水无孔不入,隋安尽管秉着呼吸,可她的脚被薄誉紧紧往下拉,越来越沉,越来越深,无论她怎样挣扎,也挣脱不开他,像是落入一个死亡的囚笼。

     她的意识一点点被淹没,她甚至看见自己鼻腔里吐出的气泡。

     然后她看见泛着清冷白光的水面上,炸开一团水花,一个人跳了下来,拼命地朝她这里游过来,可是隋安却抑制不住地下沉,她竭力伸手去够,却怎么也够不到那人,她渐渐闭上眼,然后冰冷的身子被人紧紧抱住。

     像是做了一场梦。

     隋安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晚上,她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听见医生说,“随小姐迟迟不醒,可能是因为惊吓,海水那么冷,需要多加休息。”

     然后就是薄宴不客气的声音,“如果十分钟之内还不醒……”你就安排好自己的后事吧。

     “我醒了。”隋安睁开眼,看见床头一脸疲倦的薄宴。

     医生长长吐了一口气,留下一些备用药就匆匆离开了,薄宴抬手探了探隋安额头,“感觉怎么样?”

     隋安吞了吞干燥的嗓子,“还好。”

     然后她想起昨天的情形,忍不住环顾四周,“你弟弟呢?他怎么样?”

     “他一直昏迷,已经让人接走了。”

     薄宴在她嘴唇吻了一下,解开衬衣的扣子,翻身上了床,他太累了,昨晚把隋安救上来,她就一直昏迷不醒,各种急救措施,腹腔的水都吐出来了,可人就是不醒,这让他整个人都不好了,好像所有的力气都被耗尽了一样无助。

     如果知道薄誉会死抓着她不放,他绝不会撞游艇,眼看着她沉下去却怎么捞都捞不上来的那种感觉,让他发疯。

     隋安翻身抱住他的腰身,“薄先生,我掉下去的那一刹那,以为你是想让我死的,”她垂着眸子,脸颊贴在他胸膛上,“如果我们都死了,你就什么都得到了。”

     薄宴原本闭上的眸子倏然睁开,大手一把提起她的身子,“我当时也的确这么想。”

     隋安抬眸愣愣地看着他,他正皱着眉,脸上冷气森森,“怎么,是我说错话了?”

     薄宴没好气,“隋安,你有良心吗?”

     撞船这个选择虽然很不理智,可是他还有什么办法?他总不能眼睁睁看她落到一个病人手里,薄誉拽着她沉入海里,多危险,如果他去救人,很可能自己也活不成,现在救了她,她居然还这么想他?

     隋安抿唇笑,薄宴在她腰上狠狠掐了一把,“说,你给我下了什么*药?我薄宴会舍不得一个女人?”

     隋安疼得咧开嘴角,却扬着笑意。

     “薄先生,您现在看起来,也蛮像个好人的。”

     薄宴不解恨地又掐了她一下,隋安疼得捉住他的手,翻身扑上去强吻他,“薄先生,谢您救命之恩。”

     她撅起小嘴在他脸上狠狠地啄了几下,薄宴撩开她发丝,捧住她小脸,翻个身把她压在身下,忍不住动情地说,“隋安,你可算活过来了。”

     隋安愣了愣,抬眼撞到他灼烫的眼神,忍不住脸颊泛红,抬手轻轻摩挲着他尖尖的下颌,指腹掠过扎扎的感觉,“薄先生,您胡茬都出来了。”

     那温柔的语气把薄宴原本快要撕碎的心,又扯了扯。

     他深深地吻上她,然后埋头在她颈间。

     就在薄宴快要睡着的时候,隋安突然尖叫,“啊,今天不是情人节吗?”

     ————————

     没错,是情人节。

     薄宴被她搞得脑仁一跳一跳地疼,他伸手捂上这个女人的嘴,“你干什么?”

     原本薄宴准备的那些鲜花红酒晚餐,都被薄誉那货给吃了,隋安心里不爽啊,哎,好好的情人节。

     “我有planb。”薄宴翻了个身。

     “planb”隋安摇了摇薄宴的手臂,“真的?”

     “隋安,你真的想去?”

     “为什么不想?”

     薄宴探了探她的额头,温度刚刚好,“去了别后悔。”

     “不后悔。”

     然后,隋安特地换了一身红色晚装,薄宴穿上西装,两个人手挽着手站在镜子前,模样出奇地般配。

     “薄先生,走吧?”隋安扬了扬头,女人就是这样,面对浪漫和惊喜,永远抵挡不住诱惑。

     有一条环岛小路,直通海岛最高处,路上铺满花瓣,薄宴拉着隋安的手,不住地看她□□在外的肩膀,“你冷不冷?”

     隋安打了个寒战,然后笑嘻嘻地摇头,“不冷,一点都不冷。”

     “但是你的手在发抖。”薄宴停下脚步,看着大冬天还死活要穿这条裙子的隋安,不明白女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一定要那么傻气。

     薄宴把西装外套脱下来,搭在她肩上,“还要上去吗?”

     “都说了不冷,当然要去。”隋安逞强,手指却把他的外套在胸前拢紧,唇边吐出一抹白色冷气。

     “固执。”

     薄宴拢着她的肩膀往台阶上走,高跟鞋踩着厚实的玫瑰花瓣,软软的,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清香,蜿蜒的小路在月色下,显得出奇的浪漫,“真美。”隋安忍不住感叹。

     这时,海面上突然燃起烟花,无比绚烂的颜色在夜空中炸开,隋安停下脚步,眼睛再也无法移开,心口扑通扑通地跳。

     薄宴把她的头按在自己胸前,“很喜欢?”

     “恩。”

     “那么,这个呢?”薄宴从口袋里摸出一串项链,水晶吊坠闪闪发光。

     “送给我的吗?”

     隋安惊讶,那天偷听墙脚,提到礼物,明明没什么结果的,她还以为,他不会送了。

     “为了送给你这个,特别挑了最贵的一款。”薄宴撩开她的长发,在身后给她戴上。

     “我是那么爱钱的女人?”隋安不满,“我真的只爱你的钱吗?”

     “爱钱也没关系。”薄宴把她头发散开,吻住她,鼻息绕到她耳根,“谁叫我有钱。”

     隋安忍不住想踹他,可又怕先被他踹下去,她望着海面,“烟花灭了。”

     “没关系,你看。”

     隋安顺着薄宴手指的方向看去,从海面上的船只开始到沙滩上再到岛屿上的所有灯一盏盏地相继亮了起来,然后隋安忍不住惊呼,海面上的船逐渐围成了一个心字形,在深蓝的夜色里,亮的越发耀眼,隋安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海。

     “有钱,真是什么都能办到。”

     薄宴骄傲而神气地说,“我从来没觉得有钱是一件多么快意的事,但是此刻我却很庆幸,幸亏我薄宴有钱。”

     隋安的情绪是感动的,但同时也是崩溃的。

     “薄先生,我爱的不是你的钱。”

     “那你爱我什么?”

     两双黑漆漆的眼睛相互注视,隋安先错开视线,“我爱得是你的……”

     像是故意的引诱,诱她说出那个爱字,隋安笑了出来,偏就不说。

     她继续往上走,玫瑰花的香气弥漫,那种甘甜浸入她的皮肉,浸入骨子里,她偏头看薄宴的侧脸,忍不住抱紧他。

     直到最高处出现一个玻璃洋房,“进去看看。”

     隋安推开玻璃门,中间放了一张圆形大床,白色手工蕾丝的床帐,周围都是玫瑰花瓣,隋安忍不住脸红,“薄先生,你,你……”

     “预谋已久。”

     他缠上她的腰,“如果一个男人处心积虑为你做了这么多,你还单纯的以为他脑子里和你一样的纯洁无暇,那么你就太天真了。”

     他炙热的吻落在她的唇瓣,颈间,隋安推他,“玻璃是透明的。”

     “没人能看得见。”

     以天为盖地为席,隋安又有了新的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