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动画什么的只是小孩子的娱乐而已
    我的妹妹果然不可能是完美的!

     看着这张双马尾哥斯拉,红叶道真誓绝不承认这是初音。∏∈,

     “你看,这是哥哥画的初音,这是我照着画的。”紫子又从身上掏出了一张图纸。所谓的身上就是……

     巫女服自然是不方便口袋什么的,而紫子更是将图纸放在了自己的胸口。

     虽然从外观上来看,紫子好像只有一点隆起,但实际上那应该是很大的吧!

     看到自己的画,那是自己所画出来的初音人设图。

     在这个世界里的第一张初音人设图。

     从某种程度上说是初音的诞生也不为过,竟然被放置在那样的位置,初音会愤怒的吧!

     “你看,两个为什么差别那么大呢?为什么我就画不出来呢?”

     紫子再次将那张极具冲击力的图放在了道真的面前,

     “这简直就是视觉的污染啊。”道真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放弃吧,紫子,你没有这方面的才能。再怎么努力也是没有用的。”

     “鬼,鬼哥,不是哥哥,是鬼。好歹也要安慰一下可爱的妹妹呀!我已经很努力了!”

     “没关系的,紫子就算不努力也已经足够可爱了。”

     道真正安慰着,忽然,眼前一黑。

     他的额头上已经多出了一张鬼初音。

     是紫子拍出了自己的鬼初音,按在了道真的额头上。

     “封印!”

     “救命!”道真立刻做出了被巫女封印的样子。“救命!救命!”

     “不用那么配合啦!”紫子的声音有些扭捏起来。『≤,

     “不,后面的不是我喊的。”道真开口说道。而在这个时候,那个救命的声音也依旧没有停下来。

     “我们去看看吧!”道真说着,走出几步,却现紫子在身后没有跟来。

     他的心中不由有些伤感,自从成为巫女之后,那个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妹妹就消失了,成为了永远在神社中不出来的巫女了。

     紫子只是向他挥着手。

     “快点!”

     想到有人可能有危险,道真连忙朝着求救的声音源头跑去,不过,当他看到一片,或者应该说一大坨雪白的颜色的时候,他就立刻放弃了救人而是往回跑。

     那是一只狗。

     巨大的纯色白狗,说是狗更像是一只白色的狮子。它平时总是静静呆着,仿佛是一个雪人,眼神也是呆萌呆萌的。可以说是十分温和。

     但是,当偶尔遇到喜欢的人的时候,就总是会扑上去表示亲近。

     道真看到有个人被它扑倒在了身下,光看样子,颇有几分本子之中的风味。

     不过道真才不会去救人,这条狗虽然巨大,但极有分寸,肯定不会伤人。那个人绝对不会有危险。

     反而是自己,如果被现了,那才是有危险。

     正在那时,这条狗仿佛听到了什么,扭头看向了道真。随即,它立刻放下了身下的人,迅的朝着道真追了过来。

     “救命!”

     道真高呼一声,立刻反身就跑,目标直指赤羽神社,毕竟,唯一能够驯服这条大犬的,就是自己的妹妹了。

     跑到神社的时候,紫子正坐在神社的走廊上逗弄着一只三色猫。

     “怎么了?”

     “怎么了?当然是……哇!”道真的话音未落,便已经被一团巨大的白影扑倒。∮,

     “干嘛这么害怕,不过是阿寺表示亲近的方式了,阿寺很喜欢你啊!”

     “你的称呼让我想起了道明寺。我不喜欢这样的霸道总裁啊!”

     “那个?”

     这时,神社外传来了一个显得有些怯弱的声音。

     “请问你们知道红叶寺在哪里吗?”

     “阿寺。”紫子轻轻呼唤了一声,被称为阿寺的大狗便已经乖乖的坐在了走廊上,还在不停的摇着尾巴。

     紫子摸着阿寺的头说道:“看来第一次见面就被阿寺喜欢上了呢?这可真是少见。哥哥,是客人来了。”

     到底是如何交流跟理解的啊,无论是人还是狗,都让人感觉到吃惊啊!

     道真一边想着,一边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看向了神社外的少年。那是一个跟自己年龄差不多,比自己矮了点,显得有些瘦弱的秀气少年。

     他的身上,穿着黑色的礼服。

     丧服。

     与中国的葬礼用白色不一样,日本的白色用于婚礼,而黑色,才适用于葬礼。

     举办葬礼,住持法事,以及销售墓地便是红叶寺的业务。

     “你好,等我收拾一下,就带你去。”道真说着,走进了房间之中找到了自己其他的画纸,其中有人设也有分镜,更有许多单纯的插图。“下次让阿寺带篮子来,要是把我的画给咬坏了可不好。哇,这里已经被咬坏了,还有这里都被口水给弄湿了。混蛋!这不是变成漏尿初音了吗!”

     “哥哥不是对这种才更加感兴趣的吗?”

     “才没有,糟糕,被你这么一说好像真的有了那么一点感觉。”道真一边说着,一边找出了纸小心擦拭着。

     “对了,还有你手里的那一张,也给我拿出来。”

     “哦!”紫子又不情不愿的从胸口掏出了那张初音,这张大概可以称得上的香初音了。

     这时那秀气少年好奇的看了一眼,道真已经抢先抢走了香初音。

     “这个可不能碰。”

     “画的挺不错的。”秀气的少年称赞道。

     “那当然了,这可是我的哥哥画的。不过我的就差的远了。”紫子先是有些骄傲,但随即又显得垂头丧气起来。

     秀气的少年扭头看了一眼被随意丢在走廊上,待遇完全不同的那张鬼初音。“要我说的话,还是这张更好,更加有风格一点。”

     “你小子,对我的妹妹有了什么非分之想了吧!”道真一瞬间就化为了动漫中小说中最常见的刁难男主角的反派角色。

     “不,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要说为什么的话,那幅画虽然画的不错,但是随便就能画出来了。反而是这一张,有着一种独特的魅力,狂野之中,有着一种奇妙的安宁感。”

     秀气的少年侃侃而谈,平缓的语气仿佛充满了说服力。

     紫子惊讶的微微张嘴,看向了道真:“难道我很有天赋?我可以帮上哥哥了?”

     “不要做那种白日梦了!”道真敲了敲紫子的额头。

     “如果你们不相信的话,可以让我画一画就明白了。”秀气的少年却是说着。

     “请用。”紫子立刻递出了纸笔。

     “喂。”感觉妹妹好像背叛了自己,自己仿佛一瞬间就成了刁难嘲讽主角的配角,搞不好还是活不过三集的那种。

     而在这时,秀气的少年已经趴在了走廊上开始画了起来。

     他在画画的时候,整个人的气质都仿佛生了某种变化,就仿佛不在这个世界,而是到达了另外一个世界一般。

     只是看着他作画,道真便感觉到了一种宁静祥和的感觉。

     那是沉下心去画画的人才能给人的感觉。

     光是看着他画画,便能让人消磨时间。

     不知过了多久,秀气的少年想要站起身来,却已经贴近地面太久,差点没有站稳。他却是指着自己的画问道:“怎么样?”

     “跟哥哥的一模一样,真的只看了一眼就能画下来吗?”紫子连忙问道。

     “没有那么了不起,虽然只看了一眼,但是姿势什么的有你的这一张作为标准,颜色型什么的,有其他的图可以做标准。脑海中就浮现出她该有的样子了。”秀气少年谦虚的说道。

     道真此时却是摇头,面色却十分兴奋,说道:“不是一样的,不是一模一样的!”

     “哥哥,越的像鬼一样了,而且还是小气鬼哦!这可是反派角色的标准台词呢!”

     秀气少年正仔细的回忆着,思考是哪里出了问题。

     道真说出了真相:“那张图里面啊,我有失误画错了的地方。但是你却根据其他的图给纠正过来了!少年,你有作画监督的才能啊。”

     道真此时激动不已,眼前之人就是自己最急缺的人才啊!

     “少年,我很中意你啊!”

     “哥哥,这可是BL漫画的标准台词了!”紫子在一旁激动的喊道。

     “少年,跟我一起做动画吧!我能让你成为世界闻名的动画人!”

     道真激动的拍着少年的肩膀喊道。

     然而,秀气的少年只是冷冷的拒绝道。

     “不,我要做画家!动画什么的,只是小孩子的娱乐而已。”